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金庸书屋 >> 女帝家的柠檬精 >> 第一百九十二章:不讲道理

第一百九十二章:不讲道理

北洛寒山别院

————————————

大雪已经下了两日,不紧不慢的终于将漫山换上了白色的新装,而应启已经画了两日,还没有完成一幅满意的作品。

其实也不是应启慢手慢脚,而是......

应启在纸上细细描绘了两笔,再抬起头时眉头就轻轻的皱了起来,他叹了口气将画笔放下下,提步来到锦延面前。

“阿延,阿延!”

“啊?”锦延立时从梦中惊醒,看着凑在自己面前的一张不怎么愉快的脸,连忙不好意思的笑笑,“哎呀,我怎么又睡着了,呵呵......”

应启半蹲在锦延面前,捧着她的脸郑重其事的提醒道:“我再说最后一遍啊,这是我要带回去陪伴我度过无数个漫漫长夜的你,务必一丝不苟、尽善尽美!”

“我不要求你含情脉脉的配合我,至少睁开你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啊?”

“明白了吗?记住了吗?能做到吗?”

面对直击灵魂的三连问,锦延忙不迭的点了点头,却在应启转过身以后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乌漆嘛黑的漫漫长夜,睁着眼睛还是闭着眼睛,有很大的区别吗?”

应启耳聪目明,他猛的又转了过来,正好看见锦延捂着嘴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瞬时间心里就被无数个不满意占据。

“阿延!”

他重又来到锦延面前,捏着那小巧的下巴严厉的警告:“你这样不配合,我可要生气了,我现在生起气来,那是非常的不好哄!”

“哎,别......”锦延连忙攥住应启的手求饶道:“千万别生气,我配合配合非常配合!”

见锦延认错的态度还算及时和诚恳,应启心里稍稍舒服了一点,忍不住就想多念叨几句,他索性坐在旁边,将自己的委屈全数倒了出来。

“还有啊,你现在对我那是相当的敷衍!”

“在南乾的时候,一到下雨天你就爱睡觉,怎么回了北洛,你还是喜欢睡觉。我就十分奇怪,是因为雨雪天助眠,还是我这个人助眠啊?”

锦延本来还挺认真的,听到应启说自己助眠的时候,忍不住就呵呵轻笑起来,“嗯,我也终于找到自己总犯困的原因了,你就是个特大号的安神药。”

“如果按亲一口可以安眠一小时来算,我觉得我可以直接睡死过去了......”

应启的脸蓦然一热,怎么觉得有种被调戏的感觉呢?这样的认知让他立时恼羞成怒,长臂一伸将锦延揽了过来质问道:“怎么?安神药不好吃吗?”

“好吃好吃......”锦延赶忙表态道:“好吃的很,我愿意天天当饭吃!”

应启突然就很愉悦的笑了起来,他最喜欢看锦延这样怂怂的样子,在外人面前她是说一不二的女帝,在他面前就是又怂又可爱的兔子。

捧着“小兔子”的脸,应启轻轻的印了一吻,“这是奖励给你的解药。画画的确是沉闷了些,还是外面的大雪更有意趣,我带你出去玩儿吧,咱们俩堆两个雪人,一个你一个我,怎么样?”

“好啊。”

锦延答应后当即起身出了暖阁,正在应启不明所以的时候,她又匆匆小跑着回来,开始指挥着宫侍准备衣物。

“应启,这屋里烧着地龙你感觉不到,外面真的是冷极了,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多穿几件,胖些难看些我也不嫌弃你。”

于是,在锦延的百般折腾下,应启裹着里里外外十几层厚重的衣物出了门,许多年、许多年以后,每每想到那个滑稽的自己,他都满含着幸福的热泪,有一种冷叫做,爱你的人觉得你很冷......

再一次携手漫步于雪地里,应启突然记起了多年前的那个夜晚,锦延告诉他的那个北洛民俗,于是毅然决定再试一次。

“阿延,还是不要打伞了,我们就这样走一会儿,这次我一定会诚心诚意,一定要我们走到白头。”

锦延心中猛地一颤,她抬头望着那个坚毅的表情,情不自禁的便点了点头,“好啊......”

漫天的雪花仍旧簌簌的不停飘落,一路携手慢慢走过,后面便留下了一长串的脚印,渐渐的就望不到尽头......

别院是抱景而建,除了屋宇游廊,并没有进行太多的人工雕琢,即便是花草树木也都尽量保持原来的自然风貌,看起来并不如皇家园林精巧,却有其独特的意境之美。

走到一片开阔之处,应启觉得这里特别适合堆两个雪人,便弯腰蹲在地上开始琢磨起来。他生于长于南国,堆雪人这种事情也只是听别人说过,具体怎么做心里只有一个大概的雏形,想来应该并不是很难的一件事。

锦延见应启十分认真,便觉得应该给他一个自由发挥的空间,四处张望着先去寻找雪人的鼻子眼睛。

没走多远,她发现冰雪之中竟然开放着一支红艳艳的花朵,好奇之下便走过去细细查看。

应启这边久久没听见锦延的动静,于是抬头去找,发现她正蹲在一个地方不知在做什么,好奇之下便也走了过去。

锦延看的认真,这时一阵风吹来,树上的一大块儿雪被吹落,好巧不巧便落在了她的脖子里,凉滋滋的感觉瞬时引的人一个激灵。

锦延缩着脖子立刻站了起来,转头回身就看见应启手里捧着一块儿雪站在自己身后,那个嘴角向上的样子像极了得逞后的奸笑......

她慢慢向后退了几步,弯腰、蹲下、团雪、扬手,一气呵成!

“啪!”的一声,正中应启的额头。

应启还在傻愣愣不明所以的时候,锦延已经笑弯了腰。开玩笑,玩这个你是不是太嫩了点?

然而应启是谁?学习能力一流的学霸,见锦延这个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即呵呵冷笑两声,开始蹲在地上继续团雪,直到原来那个巴掌大的雪块儿变成了一个球,才站了起来缓缓向锦延靠近。

“你想干什么?”锦延看看空旷的没有任何遮挡物的四周,一边后退一边威胁道:“我警告你,不要乱来!这可是我的地盘,你要搞清楚啊......”

“你若是敢扔过来,我今天就让你睡地板、睡走廊、睡雪球!”

“我说到做到啊,你听见没,不要再往前走啦!”

锦延看着渐渐逼近的应启,说着说着便着了急,应启却不为所动,如今就是让他睡冰凌都不好使了!

一个箭步,应启拦在了锦延的前面,牢牢的箍着她的腰问道:“说,自己撞上去,还是我帮你?”

哇!!!!

锦延好想哭......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

本着好女不吃眼前亏,该怂的时候就得怂的原则,她觉得应该为自己争取一下。

“应启啊,我觉得你好厉害啊,你瞧这圆圆的形状,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我还从未见过如此完美的雪球!”

应启只是微笑却不说话,手上的力度也没松上半分,这让锦延觉得还需要再接再厉,于是她换了一种方式。

“应启啊,你有没有发现这雪球特别适合做你的头,哦,我是说特别适合做你的雪人、的头!完美的头,完美的雪人,同完美的你一样,让人爱不释手......你觉得如何?”

“呵呵......”这次应启笑出了声,“阿延,继续,不够......”

我!锦延在心里已经想骂人了,一口气提到嗓子处又悄悄的呼了出去。如今这个男人果然是越来越难哄了,她觉得还是自己撞过去来的更容易些。

心下一横,锦延就闭上了眼睛,她打了无数次雪仗,这恐怕是最屈辱的一次......

然而,没有想象中冰凉疼痛的感觉,锦延反倒撞入了一个怀里,还有一个声音在头顶低低的响起,“你早这样不就没事了?一点儿都不长进......”

锦延抬头委屈道:“我怎么不长进了?”

“我若是不把雪球拿开,你真准备用头撞过来呢?”应启很有点恨铁不成钢,“撒娇会不会?”

一个小拳头捶到那面胸膛上,锦延一脸正色的说道:“你早说啊,我当然会了!”

“哦?”应启却不怎么相信的样子。

锦延立刻搂住了他的脖子开始表演,“阿启......那个雪球好大,人家好怕怕,求抱抱,举高高......”

“哈哈哈哈……”一连串爽朗的笑声回荡在园子里,正当锦延觉得自己被无情的嘲笑了的时候,应启却停下来看着她,满眼的温柔和宠溺。

“好......”

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锦延很有些不可置信的说:“我今天才发现,你是个不讲道理的人。”

应启很是不以为然,他用额头抵着锦延的额头轻笑道:“跟我讲什么道理?以后,你不许跟我讲道理......”

四目相对,锦延觉得自己快要出不来的时候,讷讷问道:“那,我们还堆雪人吗?”

“当然要,就用这个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的雪球......”

喜欢女帝家的柠檬精请大家收藏:(www.jyshuwu.com)女帝家的柠檬精金庸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女帝家的柠檬精最新章节 - 女帝家的柠檬精全文阅读 - 女帝家的柠檬精txt下载 - 六年轮的全部小说 - 女帝家的柠檬精 金庸书屋

猜你喜欢: 将军蜜宠:皇妃,请上钩许梅重生记富贵不能吟逆天嫡女:太子殿下无限宠帝后千千岁:逆世天才医妃凤踏九霄之逆天魔妃六宫凤华皇上隆恩浩荡权爷撩宠侯门毒妻盛世商妃魅王毒后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在古代搞事的日子金粉庶香门第一品农门悍妇:拐个将军生崽崽娇娘医经盟主夫人又上战场了侯府商女佟氏小妾闺宁掌家娘子重生之女将星江妃妆吟我家王妃太软萌花开春暖
完本推荐: 和流量明星合约结婚了全文阅读凡女仙葫全文阅读装A后对校草信息素上瘾了全文阅读明月曾照江东寒全文阅读愤怒的火焰山全文阅读如兰因全文阅读仙鸿路全文阅读大妆全文阅读纵情弃妃全文阅读最后一个契约者全文阅读绝世药神全文阅读我让反派痛哭流涕全文阅读魔尊邪婿全文阅读冷爷热妃之嫡女当家全文阅读惟我独仙全文阅读喜当娘:山里汉宠妻无度全文阅读全星际都知道我怀了元帅的崽全文阅读冠军之心全文阅读总裁很温情全文阅读威武不能娶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逍遥小神农娱乐:开局捡到女明星开局甩了扶弟魔女友盖世战帝替嫁甜妻:顾少超宠的今天影帝又撒糖了我绑定了神医系统大人物们争着要罩我网王:精神操纵者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封神辅助系统直播:最强哥哥于休休的作妖日常仙不忆流年刀剑神域之灰色轮舞者重返王侯家(重生)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神医弃女国家让我去当猫生活系女装神豪原来夫人才是最强大佬龙珠之道问诸天极品仙帝归来重生之都市魔尊玄幻之最强登录我见公主多妖娆画春光重生八零福气包我分裂了无数人格三国之龙图天下

女帝家的柠檬精最新章节手机版 - 女帝家的柠檬精全文阅读手机版 - 女帝家的柠檬精txt下载手机版 - 六年轮的全部小说 - 女帝家的柠檬精 金庸书屋移动版 - 金庸书屋手机站